棋枰論道 楊開潤:江戶御城棋的創設與秀策不敗

棋枰論道 楊開潤:江戶御城棋的創設與秀策不敗
2019年05月10日 10:12 新浪體育綜合
御城棋 御城棋

  來源公眾號:杭州棋文化

  御城棋,又稱為天覽棋,即指棋手們在天皇或者幕府將軍前進行對弈。在《慶長日件錄》中記載,慶長八年(1603)四月十九日,德川家康召集四位圍棋名手進行了第一次御城棋,四位棋手分別是本因坊算砂、鹿鹽利玄(即利賢)、仙角、道石(即道碩),巳時開始,算砂與利賢對弈,打平;其次是仙角與道碩對弈,道碩三目勝;接著算砂與利賢再對弈,利賢三目勝;最后仙角與道碩再對弈,道碩勝。一直下至夜晚亥時,才各自退出,四名棋手各獲得一束卷軸。另《當代記》中記載,慶長十二年(1607)十一月,算砂與利賢在大阪本丸(日本古代建筑術語,城堡的中心部分,在守城戰中為最后的據點)。進行了對弈,豐臣秀賴前來觀戰,二人共對弈三局,第一局利賢先,利賢勝;第二局,利賢先,平棋;第三局,算砂先,算砂勝。這類似于后來的先互先。這三局棋雖然是在秀賴面前對弈(而非幕府將軍),但也具有了御城棋的性質。

  之后御城棋的賽制逐漸有了明確的規定。1626年,幕府正式建立了“御城棋”制度。御城棋的主要參與者是本因坊、井上、安井、林四家的家元、跡目(預定繼承人),以及七段及以上的棋手。但規定確立不久,各家家元又申請規定為五段及以上棋手參與。一直到了天明年間(1781—1789)官方才再次將參賽資格確定為七段及以上,在此之后只有一次例外,井上家曾將服部雄節(五段)列入參賽名單中。另外,高家、大名,或者旗下的武士中,有善圍棋者,依其所愿,也可以參加御城棋。

  御城棋每年舉辦一次,最初并沒有明確的舉辦日期,之后定為每年十二月舉辦,但是到了八代將軍德川吉宗的享保元年(1716),最終將御城棋舉辦時間確定為每年十一月十七日,每年十一月初,寺社奉行下達文書:

  依寬永(1624—1629)之御吉例,可于十七日舉辦御城棋。

  寺社奉行

  棋所將棋眾

  文書下達之后,四家家元集會并商討確定棋手們的手合(段位制度誕生后則按段位確定手合),再上報給寺社奉行。十七日清晨六點左右登城,之后根據寺社奉行的指示,進入御黑書院開始對弈。據《坐隱談叢》中記載,在后來本因坊道悅與安井算知爭棋時,經常遇到一些繁瑣之事,比如已經到了老中(江戶幕府時期將軍的親信下屬,負責全國政務,在未設置大老的情況下,是幕府的最高官員)退出的時間,但是對弈往往還沒有結束,只能將對弈場所移至奉行的官邸中,由此生出諸多不便。后經過商議確定,每年十一月十一日至十六日,參加御城棋的棋手提前進行對弈,在這6天之中,棋手不得與任何人會面、不得外出。到了十七日,再將所下之棋下給將軍觀賞。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御城棋的觀賞性,但在當時卻也解決了對弈時間上的問題。對于參加御城棋的棋手,幕府準備了早晚五菜兩湯的料理,此外,還有酒、點心、茶等。

  此外,對于參與御城棋的棋手的穿著,在歷史上也有一定的演變。本因坊算砂本為寂光寺僧侶,御城棋時都穿著圓頂緇衣,由于當時算砂任棋所,并且德高望重,因此,其他三家以及其他的御城棋參與者,都效仿算砂的穿著,區別只在于本因坊、井上兩家信仰歸屬于日蓮宗,而安井、林兩家的信仰則歸屬于凈土宗。這種穿著延續到了本因坊道悅時期,道悅與安井算知進行六十番爭棋期間,道悅認為著僧服下圍棋很不方便,欲將衣袖改短,官方聽聞之后采納了這一想法,并在之后規定棋手們穿著十德服(一種將袖根縫死的日本服飾。)。

  下圖為御城棋對弈場所的平面示意圖。圖中“若年寄”是江戶幕府的職名,地位僅次于老中,亦稱少老?!叭〈稳恕敝肛撠焸髟捳?。從圖中可看出,御城棋是圍棋與將棋同場同時進行的,在對弈的過程中,棋手一律不得外出。據《坐隱談叢》介紹,棋盤與將軍屋子的門檻的距離為三尺(日本江戶時期,一尺≈28.89cm),可見棋手與將軍的距離很近。

  御城棋每年僅舉辦一次,并且對弈結果與棋手名譽緊密相連,甚至關乎到棋手的未來和所屬棋家的名聲,因此能夠參與御城棋的棋手對御城棋無不高度重視。御城棋一直發展到1864年才正式宣布結束,在這兩百多年中,御城棋成為日本棋手最為關注的賽事,也成為了日本棋界的一大盛事,其中也誕生了諸多傳奇棋手,如本因坊秀策。

  2

  嘉永元年(1848),19歲的秀策被授予六段。同年九月,秀和向寺社奉行遞交了立秀策為跡目的申請。嘉永二年(1849),秀策開始在御城棋上嶄露頭角,與安井算知對弈,秀策執黑十一目勝。從此至文久元年(1561)的13年間,秀策于御城棋共對弈19局,取得了全勝的前所未有的成績,成為御城棋歷史上的第一傳奇人物。除此之外,秀策一生還留下了“執黑不敗”的紀錄,這一紀錄對于后人,幾乎是不可復制的。

  19局御城棋情況如下:

  第一局1849年,與安井算知(七段),執黑十一目勝;

  第二局1849年,與阪口仙得(七段),執黑中盤勝;

  第三局1850年,與阪口仙得,秀策執黑八目勝;

  第四局1850年,與伊藤松和(七段),執黑三目勝;

  第五局1851年,與林柏榮門入(七段),執黑中盤勝;

  第六局1851年,與安井算知(七段),執黑中盤勝;

  第七局1852年,與井上松本因碩(五段),執白二目勝;

  第八局1852年,與伊藤松和,執黑六目勝;

  第九局1853年,與阪口仙得,執黑中盤勝;

  第十局1853年,與算知,執白一目勝;

  第十一局1854年,與因碩,執白中盤勝;

  第十二局1856年,與伊藤松和,執白中盤勝;

  第十三局1857年,與算知,執白中盤勝;

  第十四局1858年,與阪口仙得,執白三目勝;

  第十五局1859年,與伊藤松和,執黑九目勝;

  第十六局1859年,與服部正徹(七段),執黑十三目勝;

  第十七局1860年,與林有美(六段),執白四目勝;

  第十八局1861年,與門入,執白十四目勝;

  第十九局1861年,與有美,執白中盤勝。

  御城棋的節節勝利,使得秀策名聲大噪,甚至已傳遍全日本,故鄉廣島的人頗引以為傲,稱廣島有三大偉人,分別是碩儒賴山陽、茶道名匠野村余槱、圍棋圣手本因坊秀策。名聲大了,仰慕者自然也就多了起來。這時有一名為關山仙太夫的棋手聽說秀策的名聲,特邀秀策到信州對弈。仙太夫名為初段,實際不然,仙太夫年輕時曾向丈和請求升為五段,此人當時確有五段棋力,但丈和礙于門人的態度,只給了仙太夫三段,但仙太夫為人頗有傲氣,見得不到五段證書,干脆三段也不要了,繼續當初段。秀策來到信州與仙太夫(已70歲高齡)對弈,二人約定,由于仙太夫棋力較弱,因此仙太夫定先,共弈20局。這20局兩人只花了20天時間,每天除了吃飯睡覺,幾乎都在對弈。最終結果秀策13勝7負。秀策離開之時,仙太夫贈予秀策一禮包,秀策打開一看,卻是20兩黃金。在一番推辭之后,秀策最終收下了禮包。

  文久二年(1862),日本江戶一帶發生霍亂,本因坊門中有不少人患病,秀策不聽秀和的勸阻,一直貼身照看著患病的同門,結果自身也感染疾病,最終藥石無效,于八月十日去世,享年34歲,去世前棋力名為七段。由于幕府內外交困,無力管理棋類,1862年,御城棋停辦。秀策似是專為御城棋而生一般,明亮而迅速劃過了星空,他的出現,成為了江戶時代棋界之絕響。

  公眾號說明:本文屬作者投稿,文責由作者自負。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。

御城棋對弈棋手

推薦閱讀

閱讀排行榜

體育視頻

精彩圖集

秒拍精選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