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炯:曾淚灑奧運領獎臺 如今為殘疾人護航前行

董炯:曾淚灑奧運領獎臺 如今為殘疾人護航前行
2019年05月09日 17:47 新浪體育綜合
董炯指導球員 董炯指導球員

  剛剛過去的春風4月,中國殘疾人羽毛球隊喜報頻傳。在接連參加土耳其、迪拜兩站背靠背的殘奧會積分賽中,他們以7金7銀9銅和6金5銀7銅的成績為殘奧會備戰開了一個好頭。

  羽毛球項目正式進入2020東京殘奧會大家庭,在殘疾人羽毛球領域耕耘了10年之久的董炯表示,他已準備好為隊員們的夢想護航前行。2009年,他首次帶隊參加聾奧會,至今熱情不減、全情投入。

  對董炯來說,從運動員到教練員,再到管理者、經營者,身份隨著時間不停變化,但唯獨以“丈夫”、“父親”之名的部分他付出得太少?!安贿^,只有當你親眼見到他們是如何生活、如何練球的,就知道你遇到的困難真的不算困難?!?/p>

  領跑殘疾人羽毛球

  2000年退役后,董炯經營起了自己的羽毛球俱樂部,在業余羽毛球領域繼續自己擅長的事業。

  2007年,一次偶然的機會,董炯的青少年培訓班里來了一位喜歡羽毛球的聾啞小姑娘。這次邂逅讓董炯獲悉,“原來殘疾人也喜歡羽毛球?!彼_大黃頁找到中國殘聯的電話,直接撥了過去。冥冥之中自有安排,接董炯電話的剛好是體育部負責人,“我是董炯,我聽說殘疾人羽毛球訓練沒有教練。如果需要,我愿意義務做他們的教練?!彪娫掃@頭的人聽到是世界冠軍董炯毛遂自薦,一口答應了下來。

  兩年后,臨近2009年聾人奧運會,董炯接到了中國殘聯的邀請,希望他帶隊參加聾奧會。那是董炯第一次接觸聽障羽毛球運動員,對他來說是一次巨大的挑戰。也正是那次深入接觸后,董炯在殘疾人羽毛球領域一直耕耘至今。

  有別于一般的專業運動員,殘疾人運動員有各自的學業和工作。通常,他們只在比賽前的1至2個月集中到訓練基地集訓,比賽一結束就會回到各自的地方。但為了沖擊東京殘奧會,從今年4月起,殘疾人羽毛球隊在北京羽豐軍建羽毛球基地開始2020殘奧會周期的備戰。

  對董炯而言,以往每次比賽結束后,看著空空如野的訓練場,總有種莫名的失落感,總覺著還有很多技術沒有教到位。而這一次,他將有一年的時間去逐一解決。

  積分賽有喜有憂

  自從羽毛球項目進入殘奧會,殘疾人羽毛球項目也有了積分賽,這督促著董炯和他的隊員們必須盡早進入到2020東京備戰狀態。

  今年4月,積分賽先后在土耳其和迪拜展開。這是隊伍第一次背靠背參賽,身經百戰的董炯自然了解這種不停歇連續作戰的學問,但隊員們能否把控好心理和身體狀態,他并沒有完全的把握。

  董炯帶著22名運動員參加了土耳其和迪拜兩站積分賽。土耳其站,他們收獲了七金七銀九銅,在最后一天的總結會上,董炯囑咐隊員要注意休息。特別提醒大家迪拜和土耳其的溫差比較大。到了迪拜,董炯先前擔心的問題還是出現了,一些隊員感冒了。從迪拜站六金五銀七銅的成績,董炯和團隊發現了不足。隊伍中,年輕運動員缺少大賽經驗,第一站比賽打得太興奮,到了第二站,體力明顯下降,加之時差的關系,發揮穩定性不夠的弱點就暴露了出來。

  在董炯看來,2020東京殘奧會才是他們的目標。不過,他也指出羽毛球首次進入殘奧會,不論是項目設定還是參賽選手的人數都有局限性。每個項目只取世界排名前六的選手參加,雙打項目各隊只能一對組合參加。對于殘疾人羽毛球隊而言,奪金壓力很大,內部競爭也很激烈。

  從這兩站積分賽來看,他們的成績相當不錯,但董炯卻表示這其中還是有一些“小水分”。因為,譬如可以穩拿金牌的輪椅組混雙、矮小組男雙等,都沒有成為殘奧會的比賽項目。另外,在這兩站比賽中,一名輪椅一級女運動員被重新分級到二級,對該項目的實力是直接的損失。董炯說:“原本輪椅一級女子是我們很穩定的奪金點,現在一個運動員被重新定級為二級,我們這個爭金點的優勢被相對削弱了。所以,未來要重新培養新的隊員頂上去?!?/p>

  培養年輕新勢力

  培養年輕的殘疾人羽毛球選手一直是董炯的目標,在這兩站比賽中,他的努力也初見起色。像男子輪椅一級自去年突破韓國隊后,在這次的兩站比賽中也發揮穩定。由于隊員在年齡上的優勢,中國隊在男子輪椅項目上的前景不錯。另外,女子輪椅項目,中國隊有一名女子二級運動員剛滿15歲,從2017年首次征戰世錦賽到2018年亞殘會加上兩站積分賽,她包攬了該級別的所有金牌?,F在,她基本沒有對手,其中的關鍵原因是她年輕、不怯場,有速度,失誤率低。雖然技術上還需要提高,但年輕人還是有時間去獲得進步的。

  董炯還記得2010年亞殘會,當時他帶著18名運動員參賽,隊員普遍年齡偏大。到了2014年,之前的大部分運動員都選擇了退役。那一次他帶著僅剩的5名年輕選手去比賽,雖然成績不錯,拿到3枚金牌,可是后備人才的短缺讓他憂心忡忡。作為中國殘疾人羽毛球隊的總教練,董炯多次在全國錦標賽的領隊會上,向各省殘聯表達了要更多關注羽毛球項目的發展的訴求。

  當羽毛球進入了殘奧會,殘疾人參加羽毛球運動得到了更多的支持。像矮小組進入了殘奧會項目,三四年前全國只有2名選手,現在加上女子運動員有20多人,重視程度比以前提高了許多。不過,運動員多了起來,但教練的水平卻參差不齊。除了董炯是專業運動員出身,大部分都是殘疾人運動員轉成教練。董炯說:“對羽毛球技術,他們并不專業,不過他們的優勢是選材眼光更加準確、獨到?!?/p>

  董炯說,中國殘疾男運動員的技術與印尼等隊有一定差距,主要是印尼的殘疾人選手在俱樂部可以和專業運動員訓練、對抗,包括日本、馬來西亞隊,他們基本都是跟專業運動員一起練。目前,董炯只能靠自己俱樂部提供陪練、教練,來提高隊員們的訓練質量。另外,中國殘疾人羽毛球隊以往總是賽前才集訓兩個月,訓練周期過短,即使發現隊員們技術上存在問題,也沒有時間進行過大的改動,只能傳授一些適用于臨場發揮的技術,或者說是在經常失誤的技術點上,著力進行調整。

  坐上輪椅親自體會

  相比于普通運動員,殘疾人運動員的訓練更加復雜。因為殘疾人羽毛球項目很多,不同項目、不同人群,訓練的內容難以相同。比如輪椅運動員,腿不能動,所以體能訓練重點是上肢力量;單臂運動員沒法推杠鈴,只能更多以啞鈴進行力量;即使可以練下肢的運動員,可能還會出現兩腳不一樣的情況,只能踩一些綜合力量器。

  另外,在技術方面,像普通人很容易解決的半場殺球問題,放在輪椅選手身上恰恰相反。半場殺球是輪椅選手的“重災區”,越是打比賽越會到半場處心虛。因為坐在輪椅上打球,沒有起跳,談不上在高點擊球、殺球。

  為了解決技術難點,董炯經常自己坐到輪椅上,以便尋找更好的突破點。通過切身體會,他了解到了其中的不易,用站著的手感坐在輪椅上殺球,一定是出界。尤其是在網前打高球,無一例外。加上離網越近,在他的視線中球網就越高,球就越是殺不下來。反而在后場,因為有弧度助力,輪椅選手殺球更見成效。

  克服參賽重重困難

  因為人手有限,即使是總教練,董炯在中國殘疾人羽毛球隊中不僅要負責訓練,還要操心很多瑣碎的事情。不過,與殘疾運動員接觸這么多年,他深感這些殘疾人運動員的意志品質都是超人的,他們的自理能力很強,不愿意麻煩人,所以在生活方面確實不需要他過多操心。

  對普通運動員而言,出外參賽并不是太難的事情,但對殘疾人羽毛球選手來說就是挑戰。單就坐飛機來說,托運、登機的過程就需要足夠強大的耐心。就像這次去土耳其和迪拜比賽,中國殘疾人羽毛球隊一行有22名運動員,其中10人是輪椅運動員。從北京出發時,全隊沒有隨行的生活助理,辦理托運、安排輪椅運動員在專門的通道登機等事情,全靠幾位教練和可以行動的隊員。單是托運,除了必備的箱包,還有10名輪椅運動員的比賽輪椅和生活輪椅也要一并托運,好幾車的手推車需要幾個人來來回回跑好幾趟。為此,他們必須提前很長時間到機場。

  抵達土耳其的機場后,不知何故,隊員的生活輪椅沒有及時出現,只能靠機場專用輪椅送他們下飛機。但是一共10個隊員,機場沒有足夠輪椅,只得一趟一趟推到轉乘點。當時,因為他們與普通人的出關路線不同,董炯趕忙帶著翻譯和教練協調解決。經過和工作人員的交涉,確認會將隊員們送到轉乘登機口,但董炯依舊放心不下,跟著教練一起等在那邊。直到看著隊員們一趟趟被送去登機口,他才折回正常的通道上飛機。

  雖然每次出行就像打仗一般,個中的辛苦沒有經歷過很難體會,但在董炯看來,這些與運動員們在旅途中遇到的諸多不便相比,真的是不算是什么。他說,這些輪椅運動員真的很叫人心疼,因為在飛機上行動不便,不少隊員都會盡量少喝水以防不便。因為身體不便,他們寧愿讓自己辛苦,也不想麻煩別人。

  教球,更教做人

  據董炯介紹,殘疾人羽毛球人群分為三類,分別是面向特奧會、聾奧會、殘奧會培養運動員。雖然2010年廣州亞殘運的成績很輝煌,但獎牌掩蓋不了中國殘疾人羽毛球隊“老齡化”的尷尬。當時,球隊最大的隊員48歲,從那時候起,董炯就下決心要尋找適齡運動員保持隊伍活力。

  2011年,董炯自己的俱樂部培養了十多個青少年殘疾人運動員。當時那批孩子年齡小,董炯找來生活老師陪著他們,安排平時的學習和生活。這些孩子大多來自農村,家庭狀況不是很好,吃住行都是俱樂部承擔。董炯盡己所能地培養他們,但過程是漫長又艱辛的,期間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。轉眼,這些孩子都長大了,很多人已經離開俱樂部,開始新的生活,現在只剩下5、6個孩子仍在俱樂部訓練,其中一人還拿到了男子站立組全國冠軍。

  在培養這些孩子的過程中,董炯不僅教他們打球,更注重培養他們的責任心和感恩心。他說,這些孩子能夠在較好的環境中生活和訓練,離不開很多熱心人的辛苦付出,孩子們要懂得用自己的努力來回報社會。

  期待和國家羽毛球隊互動

  今年8月,殘疾人世錦賽將第一次和羽毛球世錦賽同時同地舉行,只是不在同一比賽場館。董炯有一個小小的心愿,就是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,能夠安排自己的隊員與中國羽毛球隊的教練、運動員進行一些互動接觸。在他看來,這會對這些殘疾人選手起到很好的激勵作用。

  董炯說,這些殘疾人運動員平時也會關注中國羽毛球隊的比賽,也有自己心儀的球星、偶像。雖然他們自己也拿過很多世界冠軍,但估計見到自己心儀的冠軍們,他們很可能會害羞不好意思。

  一直以來,董炯始終在呼吁能有更多的人關注殘疾人羽毛球運動,尤其是像他這樣的專業運動員。他覺得,這些殘疾人運動員都是自強不息、激蕩人心的生命強者,他們需要更多的幫助與關注,得到更多的認同與激勵。同時,他們的自強自力對于普通的運動員也會起到很好的激勵作用,因為這些年來,他就一直被自己身邊的這些殘疾人運動員時時感動著,推動著。

  董炯說,每次看到殘疾人運動員贏球后臉上那種既喜悅、又想哭的表情,就會觸動自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,因為他太清楚這些成績背后的艱辛。在他看來,他們每天在球場上訓練和比賽,就是在向自我的極限發起挑戰,否則他們連訓練都無法完成。像輪椅運動員要兼三項,打完比賽,胳膊根本抬不起來。他們不僅要單手揮拍打球,還要保持平衡,雙手推輪椅,所以他們的球拍柄皮磨損率是最高的。比賽中,他們最害怕的就是“二次起動”,本來往后一撤,結果發現球在前面,情急之下快速移動輪椅,輪子容易打滑空轉。有時候,對這些隊員來說,自信心上的打擊經常是輪椅沒推好,手上打起了水泡。

  渴望的目光讓我無法放棄

  當初接觸殘疾人羽毛球運動時,董炯沒有想過自己會一干就是十年。之所以堅持到現在,他說最主要的是隊員們目光中對他的信任與渴望。盡管隊員們不會過多表達,但是透過他們的眼神,董炯知道:自己堅持的動力就來自于他們,他要與這群人一起在羽毛球場上拼上他們的所有。

  每次比賽結束后,當一切戛然而止時,董炯總覺著缺了點什么,似乎總沒有達到自己的理想目標,但這個目標又不是單純的一次殘奧會、特奧會、或是聾奧會。所以,每一次比賽前的重新集結,董炯都會精力充沛地參與到訓練中,和隊員一起朝他們心中的方向前進。在他看來,自己個人的付出并不足夠強大?!爸挥挟斈阌H眼所見他們是如何生活、如何練球的,你就會知道自己遇到的困難不是真的困難?!?/p>

  2020年東京殘奧會,董炯將帶著中國殘疾人羽毛球隊首次踏上奧運會的征程。他相信,這將是一次充滿激情與希望的美好之旅。

推薦閱讀

閱讀排行榜

體育視頻

精彩圖集

秒拍精選

新浪扶翼